只图一乐

人愚而愚,人智而智,人云亦云。
带着对生的热爱呼吸,坚持。
我就没见过比我还认真的诗人😏
不涂唇膏要怎么睡得着。

© 只图一乐
Powered by LOFTER

2013.8.28

刀片插在他的胸口,以一个诡异到毫无美感的角度展现在我的镜头里。乳首被剜去,带着温度的血张牙舞爪攀附在他光滑的皮肤上。

  他如此年轻,刮得 发青的胡须,泛着水光的大眼,让我显得越加苍老。我弓着腰,佯装咳嗽,一口浓痰在嗓子眼卡着,堵得我心慌。镜头摇晃的厉害,我扯了扯嘴唇给他一个微笑,我忘了,他只是有温度的尸体。我也不记得,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饶有兴致的研究起他的肌肉,就是皮下的那层,不得不说,他清瘦得可笑。 我好奇,施暴者在他手臂上割取一片菱形的皮是什么原因,是什么神秘组织的暗号?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因为这里只有 我们两个人,我拿着摄像机拍拿着镜子的他。

  CD机播放着邓丽君的天涯歌女,她唱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我跟着唱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说起来CD机又是谁拿出来的呢?老糊涂了,连摄像机都拿不动了。我笑着,唱片里吱吱呀呀的声音变小了。哈哈,一把老骨头还学人家玩缠绵,还想着虚无飘渺情。

  情又是个什么玩意,我问他,他的唇张开,无法控制的张大了,看着他慌忙拭去嘴角鲜血的丑样,我就再不怀念青春了,你说啊。明知道疼,还笑干什么?我问他,情是什么玩意,他就只是笑,然后擦血。作为一个记录者,我也是有尊严的,我拔出刀片,又往他大腿上画了几笔,横的竖的,笑脸苦相,我真喜欢他,喜欢到难以形容。说出来有点无聊,我控制欲很强,连他的思考方式 都想要管理。

  我的摄像机在我手边,能看见他白色的骨头和滑稽的经络,我在照镜子。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