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图一乐

人愚而愚,人智而智,人云亦云。
带着对生的热爱呼吸,坚持。
我就没见过比我还认真的诗人😏
不涂唇膏要怎么睡得着。

© 只图一乐
Powered by LOFTER

尽在身边

1.女孩,女孩,和女孩。

旁边的女生看起来快要睡着了,棱角分明的脸被黑发遮得严严实实,挂着口罩的耳朵上也只能见到两根白色的细线。是上学的高峰时间,两人同时占据了电车边缘的位置,那个女生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坐下以后却主动示意让藤田坐到自己身边。

 

之前在这班车上从未见过这女生,她眼圈红红,围巾松垮垮,手拎包里的钱币还露出一角。无意间手指碰到,被对方凉透的指尖吓到。

 

已经坐过了自己该下车的那站,看着窗外穿着和自己同样制服的学生迅速脱离自己的视线,藤田已经想了不知多少蹩脚的理由要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因为旁边的女生,快要睡着了。她的头快要在藤田肩头着陆,侧脸被黑发覆盖,只露出鼻尖那一点。

 

需要新鲜氧气,快要不能呼吸。同样带着口罩的藤田摘下一边口罩,小口往里吸气。怯怯看向女生,她的双眼肿了,在睡梦中也皱眉。

 

终于,她的头靠在藤田的肩上。

 

这时,藤田才发现原来她戴着耳机。把自己的头也贴近去听,什么也听不见。

 

藤田看不到对面坐的什么人,因为站在她们座位前抓着拉环的人们形成了黑色的屏障。说起来这班车也不挤,却只在这里挤了这么多人。

某个OL的黑丝不知道在哪里被勾破了,发现之后的她用公文包尴尬的遮住破洞。在车的移动中,不停局促挪腿。

女生醒了过来,头还靠在藤田肩上。张开眼,看了看正在看自己的藤田,猛地站了起来。

OL见有人离座,把包往座位上一扔,大步迈了过去。

 

女生的手拎包还在座位上,藤田拿起递给她。她俯下身接过,藤田对上她的眼,发现眼睛里的红丝消失了。

 

“没耽误你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没有,今天正好没带作业去学校。”

“那,谢谢。”

 

下车后,和女生告别。女生说自己从没试过在这站下车,藤田撒谎时眼睛不敢看她,藤田说:“我家就在这附近。”

 

女生摘下口罩的样子,很帅气。摸着后颈的瞬间,扒下口罩,装进口袋。她脸上没什么表情,连道谢的时候,也看不到眼睛里有谢意。呆呆看前方,直直走开。

 

连着好几个人擦着藤田的手臂走了过去,藤田却怎么也集中不起注意力。想着那个女孩会遇见谁,像她遇见她那样。

 

失落,像是飞到半空中氢气球,就算不在你视线里分散爆开,也会因为它越来越小越来越远而不再去看。

 

高三开学的第一天,藤田旷课半天,还是没找到想找的人。

 

外派工作的父母,把家里的一间房租给了素未谋面的大学生。商量以后决定把离藤田最近的那间房间租给她,那人来看房的时候,藤田还在学校,所以没能见到。对方留下了一盒巧克力,上边全是藤田读不懂的英文。

 

父亲吩咐把房间收拾的干净一些,反而让藤田想搞些惊喜给新室友。把自己的睡衣叠好摆在要租出的房间床上,还把中学毕业照摆在床头,制造出自己才是这房间所有者的假象。收拾好之后,把房客留下的巧克力打开吃掉。一整盒,吃到后面有点发腻,心里有的却是愧疚。

把巧克力盒,巧克力包装纸,仍在新房客的房间的桌上,乖乖收走自己的照片和睡衣。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