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图一乐

人愚而愚,人智而智,人云亦云。
带着对生的热爱呼吸,坚持。
我就没见过比我还认真的诗人😏
不涂唇膏要怎么睡得着。

© 只图一乐
Powered by LOFTER

プロムの恋人(理科X光头)

【梗来自两个白组PV,难波汪能明白哒。】

【这不是第一章】

医院的花园被圈在住院部内,满园的芳草及鸟语总使得病人愿意把时间放在那里。可坐在园内看到的只有椭圆形的蓝天。压抑的气氛,恹恹游动的金鱼,和周边被精心照料的花与木矛盾而又和谐的共生着。

 

拄着拐杖走到树荫遮盖的桥边,绿意蔓延至池内。池水带着落叶流向外边,水清,鱼也不少。想到再过一阵就能回去,却不能再如同水中波浪般肆意游动,不知该期待还是懊悔。

 

“她有没有追上火车呢?“几分钟前遇到隔壁病房的女孩时,她问了这个问题。岸野想起了追火车的那个人,还抱着遗憾。

 

第一滴雨落下,在树叶上。不知是第几百次的跌落,树叶被打得啪啪作响。岸野收起思绪,拄着拐杖往回走,隔壁病房的女孩站在住院部门口,手里拿着护士发的心理手册发呆。

 

岸野往回赶的很吃力,雨搞的地面湿滑,周围都是往建筑物里跑的无暇顾及除自己之外的人。往上看,天还是椭圆形。

 

 “要多试着走到外面去,这样恢复的比较快。”

“喜不喜欢吃今天的菜?”

“把遥控器递给你。。。。。。。”

妈妈一走进病房就不打算闭上嘴,把往日一个礼拜的谈话量都拿了出来,岸野接过遥控器直接换到妈妈平时收看的频道。母女相视一笑,这一日的忧烦尽消。

 

“雨来的没点预兆啊,我幸好我当时刚走出门口,不然就被淋到了。”

“谁让你不看天气预报。”

“你看了天气预报,怎么还是被淋到?”妈妈指着床边的湿鞋,皱起鼻子不服气的看着岸野。

”一时疏忽。“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下个礼拜就能出院了,要我通知你的朋友们到家里庆祝吗?”

   听到妈妈的建议之后,岸野面色一沉,不自然的把额前的头发别到耳后去。缩起肩膀,不愿看妈妈的眼睛。

   “算了,没必要。”

   “说起来,都没有朋友来看望过你。是不是你瞒着他们?”

  “好饿,给我削个苹果可以吗?”

  “你呀,转移话题都不会。”

低头在包里翻找一会才找到水果刀,妈妈的包里装了各种小东西,每次出行前都要收拾半天,只是在病房白白的灯光看她拿出平日里在家使用的那把小刀,随意把包摆在床尾,想念家的滋味就缠在心里,打起死结。

 

“快好了。”

“再不好起来,我就要考虑是不是该跑到国外去了。谁喜欢照顾你啊!”

 

 

追不上这列火车,就等下一列。

 

   12岁那年的冬天,她在人头攒动中见到她。她穿着一件和姐姐一样的黑色风衣,站在舞蹈学校门口,手里捧着杯热奶茶,还是冷的时不时把手贴在脸上。

 

坐在妈妈的车里,正好近到能看到她的表情,先是不耐烦,一口奶茶之后又是满足,又过一会,大概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一个人在那傻傻的笑。

“春奈,这样看别人很不礼貌。”

“是。”

 

在那一个因为天气原因把开学时间更改到下午的日子,岸野吹了约两小时的冷风才被一同等待的女孩告知开学推迟消息。原本悉心打理过的编发,被吹的不成原型。

“我叫岸野里香,你呢?”

“木下春奈。”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