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图一乐

人愚而愚,人智而智,人云亦云。
带着对生的热爱呼吸,坚持。
我就没见过比我还认真的诗人😏
不涂唇膏要怎么睡得着。

© 只图一乐
Powered by LOFTER

[荒诞喜剧]宇宙垃圾工 1-7章

   在他第五次试图将那支科技蓝色的,直径约7厘米,管身大概比我还高一点的棒子塞进我的耳朵时,我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恐惧,睁开眼睛将他撂倒在地。


   “别担心,我只是一种幻觉。”


那是宇宙垃圾工第一次跟我说话。


在不敢跟他对视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思考,为什么外星人是一个身高191,穿破布T恤配铆钉长靴,背着一把没插电源的电吉他的浪子形象,深更半夜躲在我的床底下潜伏着重复弹奏G和弦,并伺机行动窃取我的脑内信息。想到头疼,我也没想出答案来。


他又重新站了起来,拿出一只牙...

ovredose

长久以来的寄望

月和夜

随着骨骼生长时的分裂

断断续续传递出激素的气息。


从远方来的,

如今只有一人得见。

埋在森林和溪流之间泛着光的银河。

无法掩饰,

无法捕捉,

和你的爱同质量的蝴蝶。

飞了。


甚至没得到追寻与否的考虑时间,

只是闪现又消失。

还是算了,

离永恒太远,

比无限还空。

炸裂在头额皮肤下的大脑皮层,

“bang”。


单纯想用这个贴纸。

如果要把喜欢说出口,我可能做不到,但是已经全部表现出来了,喜欢,很喜欢。


我喜欢你。

2013.8.28

刀片插在他的胸口,以一个诡异到毫无美感的角度展现在我的镜头里。乳首被剜去,带着温度的血张牙舞爪攀附在他光滑的皮肤上。

  他如此年轻,刮得 发青的胡须,泛着水光的大眼,让我显得越加苍老。我弓着腰,佯装咳嗽,一口浓痰在嗓子眼卡着,堵得我心慌。镜头摇晃的厉害,我扯了扯嘴唇给他一个微笑,我忘了,他只是有温度的尸体。我也不记得,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饶有兴致的研究起他的肌肉,就是皮下的那层,不得不说,他清瘦得可笑。 我好奇,施暴者在他手臂上割取一片菱形的皮是什么原因,是什么神秘组织的暗号?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因为这里只有 我们...

夏雨

他成了雨,

无征兆落下。

夏天的气味夹杂其中。


拧开瓶盖时期待再来一瓶,

撑起雨伞不会忘记先把边理好,

可是雨还是下了,

早就把后果放在心里,

等着淋一头。


如果不是发出响声的旧吊扇,

黑夜里炸开在远方的烟花,

雨声或许更大。

池塘里的鱼冒头吐气,

铁架上的青藤照长。

下了雨,还是有人在路上。

所以仓皇,

所以迷茫。

长短

有时觉得漫长

像是镜中反射的无穷尽的

也像是早起梳头之后收拾掉发的时间。


我的人生就像是在半空里打转,

一刻也不停的想着落地的那天。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都要周边事物去催生灌溉。

明天的感冒来自于今晚的地板,

不会因为你没来由的笑,

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没有种子,不能发芽。


极短,

方便面没跑好就完了,

像是在幼儿园玩的好好的,

妈妈就已经在门口等了,

像是演职员表都看完了,

你还抱着大半桶爆米花,

十足的不尽兴。


像是敲起来空空的西瓜,’

明明上个礼拜还买4元一斤的西瓜,

突然地不值价。

困。

奇妙的公园。

杀。

沙。

沙。

这绿真好看。

喲,就是你嘛。

我不豁你,明天結婚。
妥妥的,不得變。
哎呀,你恩是。
莫不信,說真的。

刚刚,吾兄来电。
我:你是?
兄:我是?
我:你找谁?
兄:我找你。
我:我不认识你啊。。。
兄:我是你哥。
我:-C 可是我不认识你啊
我:我真的不认识你啊
兄:我是你哥。(怒之)
我:我没存号码。。。。
兄:存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怎么能这么傻 呢

你。

just a dreAM。

喜欢。
全寝室的人都醒了
但我们中没谁会开口
在窗帘半拉有光勉强能照亮房间的时候
听着你们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一个上午即将结束
有人的手机终于撑不住发出警告声
而我还没用多少电

这就很幸福

睡醒记一个超神奇的梦。
H. Z在外野战的时候,正确说是沙漠车震的时候,有人追来了。然后他们俩就灰头土脸的出现了,特别是Z ,简直凌乱到没朋友。
很警觉的立刻骑马跑,但是对方开的大SUV ,没办法,只好放弃逃跑。
此时出现第三种交通工具,骆驼,所以屈服了,选择背包裹上骆驼,还让Z 到另一匹骆驼身上去。然后他们就穿越沙漠到了丛林,屌屌的地方来了,这时从后面来看,骆驼闪变 了穿山甲,而SUV 其实是凤凰。但是梦里面所谓的凤凰就是一种粉红色的怪异的鸟,头顶大约又金属圆环还突起带密集小点,身体颜色像火鸡。然后到了一个洞口,有无数只这种生物,追他们的那个人说这是最后一关,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前经历什么,现在闯关...

熊宝被我劫持,哈哈。

尽在身边

1.女孩,女孩,和女孩。

旁边的女生看起来快要睡着了,棱角分明的脸被黑发遮得严严实实,挂着口罩的耳朵上也只能见到两根白色的细线。是上学的高峰时间,两人同时占据了电车边缘的位置,那个女生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坐下以后却主动示意让藤田坐到自己身边。


之前在这班车上从未见过这女生,她眼圈红红,围巾松垮垮,手拎包里的钱币还露出一角。无意间手指碰到,被对方凉透的指尖吓到。


已经坐过了自己该下车的那站,看着窗外穿着和自己同样制服的学生迅速脱离自己的视线,藤田已经想了不知多少蹩脚的理由要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因为旁边的女生,快要睡着了。她的头快要在藤田肩头着陆,侧脸被黑发...

几岁的时候,有一次睡前看着橘黄色的灯,闭眼。再一睁开眼,天亮了。一直觉得只是一瞬间的事,记到现在。刚刚闭眼假寐,以为昏昏已睡去,结果不过是错觉只数分。前几分还在想些人不过是一瞬间,还是自己骗了自己,虽短却不至无。

14看大话

上部

    不懂才不会痛苦,不痛怎么懂。

  好像在开头不说说当年自己怎么无知看不懂,错把神作与俗影论,哈哈笑过去了,现在再看怎么感触良多,就不算是在说《大话》。


  可几年前,或十几年前看的内容全都忘了,除了唐僧菠萝一万年,什么记忆都没有。所以没什么好忆过往的,就好好讲这次的观影。


  12点40的场,拉着一对情侣一个基友去的。分坐在黑屋子的两边,地界偏僻,上座率不高,坐的比较集中,所以到笑点能感觉到周围人身体的扭动。...


梦若浮生,愿你只在美梦中。

确认过眼神 我遇上对的人

プロムの恋人(理科X光头)

【梗来自两个白组PV,难波汪能明白哒。】

【这不是第一章】

医院的花园被圈在住院部内,满园的芳草及鸟语总使得病人愿意把时间放在那里。可坐在园内看到的只有椭圆形的蓝天。压抑的气氛,恹恹游动的金鱼,和周边被精心照料的花与木矛盾而又和谐的共生着。


拄着拐杖走到树荫遮盖的桥边,绿意蔓延至池内。池水带着落叶流向外边,水清,鱼也不少。想到再过一阵就能回去,却不能再如同水中波浪般肆意游动,不知该期待还是懊悔。


“她有没有追上火车呢?“几分钟前遇到隔壁病房的女孩时,她问了这个问题。岸野想起了追火车的那个人,还抱着遗憾。


第一滴雨落下,在树叶上。不知是第...

1 / 2
TOP